第四章 人生的另一面

十一
  贾士贞来到宾馆,让驾驶员下班回家,自己上了2号楼。门一开,只见周一兰满面红润,贾士贞盯着周一兰看看,她身着紫色套装,脖子上系着米黄色的真丝纱巾。多日不见,眼前的周一兰格外美丽动人。在这一瞬间,贾士贞有些不知所措,过了好半天才伸出手,周一兰的心脏一阵怦怦跳动,轻轻地抓住贾士贞的手,一边摇着一边说:“士贞弟,你瘦了,也变了!”
  “那你还认识?”贾士贞想松开手,可周一兰把他的手抓得紧紧的,当她感到自己过分激动时,才马上松开手,脸上一阵热辣辣的。
  周一兰的心脏一阵怦怦狂跳,随后又拉着贾士贞的手,说:“我们‘第二次握手’已经握过了,我太幸运了……”
  贾士贞立即避开周一兰话题,目光里透出几分激情说:“你是出差?”
  周一兰微微一笑,摇摇头,说:“不,我是专程来看你的,怎么,不欢迎?”
  “专程来看我?”贾士贞的心里热乎乎的,接着摇摇头说,“我不信,你恐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周一兰红着脸,点着贾士贞的头说:“我说你变了吧!这人啊,一当上官,就变得冷漠了,官越大,人性就少了些,你看你在省委组织部时,从来没这样说我,也从来没这样对待过我。”
  “不,一兰,凭我的感觉,你此行一定有事。”贾士贞站起来说,“兰姐,走,我们吃饭去,我今天要陪你好好喝两杯。”
  两人刚站起来,还没出门,贾士贞的手机响了,一看是省城的号码,一接电话,原来是省委组织部长的秘书、即将上任的机关干部处长卜言羽。他和卜秘书在省委组织部后来的几年中,简直成了钱部长的左膀右臂。这时卜言羽打电话来,想必有事。贾士贞非常兴奋地说:“哟,是卜老弟啊!多日不见,还真的有些想你呢!”
  卜言羽说:“士贞兄呀!听说你干得不错啊,现在你不仅成了西臾的热点人物,连省城也关注你呢,钱部长说你一定会干得很出色的。”
  贾士贞说:“你这是贬我呢,还是褒我?我现在是赶着驴子上轿。有什么事吧!有事尽管吩咐。”
  卜言羽犹豫了一会,说:“士贞兄,我真不好开口呀!我有一个小表弟,是梅州县委组织部的,报名投奔市委组织部,如能在你的麾下,那是他的福分,所以,请你多关照。”
  贾士贞看看周一兰,说:“卜老弟,按说,你托我的事,就是赴汤蹈火,我也应该在所不辞,只是我这一次严格考试,首先必须通过考试这一关,老弟,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求你千万理解我啊!”
  “士贞,你的性格我太了解了,你做得对,我让他好好考试,如果考试过关了,那时我和你联系。”
  关掉手机,贾士贞说:“外界人不了解我们真正目的,总认为我们这次公选干部是做样子的,是作秀,是炒作。我干吗要干那事,我要干了,就决不做样子,一切都摆到桌面来。坚决保证‘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
  周一兰说:“我现在才进一步了解你,过去你全是伪装出来的假象,现在才暴露出狰狞面目来了。”
  贾士贞大笑起来了,说:“怎么,上当了,后悔了?”
  周一兰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瞥一眼贾士贞说:“你看我是上当的人吗?至于后悔嘛……”周一兰停了停,接着说,“我真的有些后悔,要是不认识你,该多好,省了多少牵挂!”
  贾士贞佯装没听懂周一兰的话,说:“一兰,你说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真正的友谊?有没有真正的异性朋友?”
  周一兰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说:“我相信有,大凡是人,都有七情六欲。你想用久了的钢笔都有感情,何况人呢?俗话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周一兰放慢了脚步,又说,“异性之间不仅可以成为知己,而且还可以产生感情。但是,有了感情不一定非要走进婚姻,红颜知己是男人对女人而言,而对于女人来说,为何不能说是须眉知音呢?”
  贾士贞停住脚步,伸出右手,在这一瞬间,周一兰激动起来了,她紧紧地握着贾士贞的手,贾士贞显得有些兴奋,说:“兰姐,谢谢你的坦诚,谢谢你的直率!”
  周一兰说:“异性之间的知己和那种婚外情,利用权力养情人,包‘二奶’,玩弄女人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我一直在想,两个异性朋友在一起说说心里话,给对方以精神上的鼓励和支持,有什么不好的呢?”
  贾士贞稍稍平静一下自己,说:“一兰,如今的社会,有些男人有了权,有了钱,就心术不正,养‘小秘’包‘二奶’,其实责任大都在男人。”
  “士贞,”周一兰笑笑说,“我相信咱俩属于另类的异性朋友,我不知道够不够你的红颜知己?但是,我早已把你当做我的须眉知音。甚至,我为此而骄傲、自豪、幸福!”
  贾士贞更加紧紧地握着周一兰的手,说:“兰姐,谢谢你……”
  两人进了餐厅,经理就迎上来了,贾士贞说:“省城来了一位客人,给我一个小包间。”说着女经理把他们领进一个包间,贾士贞问周一兰喝什么酒,周一兰说:“士贞,我不是来喝酒的,咱俩随便吃点饭,好好谈谈话好吗?”
  于是贾士贞要了一瓶葡萄酒,两人都一心念着说话,匆匆吃了饭。周一兰要去贾士贞宿舍看看,贾士贞说还是去她房间,他的宿舍找的人多,电话也多,干扰太大。
  刚到周一兰房间门口,贾士贞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就知道是唐雨林,唐雨林是他调去省委组织部接触最多的一个同事。和他同时调出省委组织部,现在是梅州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当初贾士贞由一名党校教师借去省委组织部,那时唐雨林已经是副处级职员了。贾士贞一到省委组织部就跟着唐雨林去厅局考察干部,唐雨林对他的帮助那是不可用言语表达的。现在想想,虽然唐雨林的那些经验之谈存在着片面性,但是还是让他在那困难的日子里学到了许多组织部里的做人哲学。甚至给了他精神上的鼓励和帮助,两人之间无论在工作上,还是感情上都是相当默契的。电话一通,唐雨林就说:“士贞啊!是我,老唐!”
  贾士贞兴奋起来了:“是你呀,老领导!”
  “士贞,你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唐雨林说,“士贞哪,你一上任就把火点着啦!你成了风云人物了。”
  “你开玩笑了。”贾士贞说,“在你老领导面前我真觉得有些汗颜了,怎么样,找我有事吗?请多指教。”
  “是这样的,士贞,我有一个小亲戚,就在你们西臾市民政局,听说你们市委组织公选八名科长,他已经报了名,马上要考试,我不说你也知道什么意思了吧!”
  贾士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愣了一会,说:“老领导,我对你绝对没有半句假话,本来你交办的事,我是应该不折不扣地去完成的,但是……”
  “我知道,士贞,咱俩都是从省委组织部出来的,凭考试过第一关,这是不容怀疑的,他必须进入前三名,才能入围。好,我这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努力把本事都显出来,让你好讲话,我真的希望他能出类拔萃,将来到市委组织部,成为你的得力助手啊!”
  “老领导,你的话真的说到我的心里去了,我现在需要真心实意支持我工作的人。”
  进了房间,周一兰忙着给贾士贞泡茶,贾士贞看着周一兰那满面桃花的面庞,他忽然想到“红颜薄命”四个字,古往今来,有多少漂亮的女人,都没有好的结局。在这一瞬间,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他们最后那次见面的情景。当时正逢省委主要领导工作变动的关键时刻,那天不知为什么,他的心情是那样的沉重,那样的沮丧。居然一个人在大街上淋雨,正巧周一兰打电话给他。两人在办事处吃了晚饭,贾士贞喝了不少白酒。周一兰也因喝了酒,向贾士贞倒出了她心中的痛苦,至今每当贾士贞一想到周一兰的身世时,他的心就阵阵隐痛,世间的男人,没有性功能的有几个?却偏偏让她摊上了,那次喝酒,不知因为什么,她和周一兰两人都喝了不少,当时,两人的情感都上升到了顶峰,要不是贾士贞在那关键时刻强行克制了自己的感情,说不定就超越了男女友谊的界限。从那以后,算起来已经有半年多了,现在周一兰专程来找他,他的心里还是那样激动,那样充满激情。刚才两人的一番倾心交谈,让贾士贞更加珍惜他们之间的友谊,更加同情和怜悯周一兰的不幸。作为女人,作为一个漂亮的女人,她是多么需要男人的呵护,多么需要男人的爱,多么需要家庭的温暖,多么需要人间的天伦之乐!可是,周一兰已经年近不惑,却仍然是孤身一个人。
  贾士贞喝了一口水,觉得心脏怦怦乱跳,他不敢看周一兰,唯恐一下子失去理智,会做出什么千古遗恨的事来。就在此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才回到现实中来,连号码也没看,就把手机放到耳边,“喂……”贾士贞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喂,是贾部长吗?”贾士贞一时辨不清是谁的声音,对方说,“喂,是贾部长吗?我是东臾市委组织部王相民。”王相民是市委组织部的老领导了。贾士贞还是省委组织部市县干部处副处长时,他已经是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了,贾士贞一直是非常尊重他的,现在王相民打电话来,不用说,一定又是什么人报考西臾市委组织部的事,贾士贞接完电话,看看周一兰,脸上表情显得几分尴尬,自言自语地说:“一兰,你以为掌了权是好事,其实是受罪呀!”
  周一兰刚才一阵激情被贾士贞的电话扫得差不多了,她突然想到此行的目的,如果再不说,万一她和贾士贞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不定会把重要事情忘了,但是刚才她听到省委组织部的,还有那些和贾士贞有着过硬关系的人,给他打电话,贾士贞的答复是那样诚恳而又那样坚决,周一兰在来西臾之前,她不是没经过反复考虑的,她太了解他了,他认准了的事,绝不会装腔作势,谁的关系也没有用。但是她专程来找他,也是想见见他。周一兰把目光定格在贾士贞的脸上,她竭力平静自己的情绪,过了很久才说:“士贞,是的,我此行同样有事求你。”周一兰没有说下去。贾士贞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消退了,说,“一兰,你说,只要不是有关公选干部的事,难道你也有什么亲戚报考西臾市委组织部吗?”
  周一兰点点头,严肃地说:“士贞,凭我对你的了解,关于这件事,就是天王老子来说情也没有用,你做得对,我痛恨那种口是心非,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人,既然宣布公开、公平、公正地选拔人才,就不能有任何营私舞弊,要是那样做,会落得个遗臭万年的骂名。”周一兰站起来,走到贾士贞面前,接着说,“你一定会说那你来找我干什么?不错,士贞,我也是想来找你说情的,这次报考你们市委组织部的一个年轻人是我舅舅家的小儿子,叫赵欣,现在就在你们市党史办,要不是因为有这个机会,我真的不会找你。我之所以找你,是因为这孩子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当年是西臾市文科状元被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录取的,我敢说,他的文化考试肯定会在前三名的。”
  贾士贞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要是真的如此,那太好了,一兰,老实告诉你,我到西臾市委组织部之后,深深感到组织部过去的干部都是因为靠关系进入组织部的,各方面条件都存在着局限,加上组织部的人依赖性较大,形成行业特权。一个干部,到了一定位置上,最后调出时都得提拔,所以工作进取心不大,缺少紧迫感,对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漠不关心,甚至有一种抵触情绪,他们害怕冲击了自己的既得利益,他们当然不希望改革,这次公选八个科长,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也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去了。”
  “士贞,这些我都能想象得到,因此,我只请你在每一道程序上都严格要求,大家公平竞争,赵欣达不到要求。我绝不会对你有半句怨言,但是我还是希望他能顺利地被公选上。”周一兰说。
  “一兰,你们的想法我能理解。”贾士贞说,“长期以来人们都认为一个干部,只要到了组织部,将来必然提拔,这就是组织部的特权。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嘛!组织部的人就是管干部的,能不优先吗?”贾士贞的脸上立刻严肃起来,看看周一兰,“但是,按照我们对干部人事制改革的设想,今后在哪个部门工作已经不重要了,我们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取消组织部门的特权。所有的干部,你是组织部也罢,是档案局的也罢,领导秘书也罢,都不应该有特权。以后干部的选拔都应该通过公开、公平、公正的竞争,首先凭文化考试,通过考试成绩取前三名。”
  周一兰点点头,“我知道,不管怎么说,毕竟你们已经公开选拔组织部的科级领导了。”
  贾士贞说:“一兰,我这是抛砖引玉啊!我用组织部来做试验田哪!有人说我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是烧的第一把火,就算是第一把火吧!”
  周一兰笑笑:“士贞,不管怎么说,我都支持你。赵欣能到你身边工作,我也放心了。”
  “他报考哪个岗位?”贾士贞问。
  “你们规定每人可以填两个志愿。”周一兰说,“他第一志愿报组织部办公室主任,第二志愿报县区干部科长。”
  “都是热门啊?”
  “热门竞争力强,才能表现他的才能。不瞒你说,士贞,他在报名之前,征求过我的意见。”周一兰看看贾士贞说,“我当时想打电话征求你的意见,后来我一想,不!是我给他做的主,我相信他的实力。”周一兰得意地笑笑,“要不咱俩怎么能成为知己呢!”
  对于贾士贞来说,他希望找他的人都能顺利地通过文化考试,更希望这些同志都能通过公选进入组织部。贾士贞从内心感谢周一兰对他的理解、支持,否则让他真的难办了。两人就这样畅谈了很久,贾士贞几次想看看表,但是却不敢看,他觉得现在他和周一兰毕竟都是孤男寡女的,万一被什么人看到了,产生什么误会,那麻烦就大了。他故意把左手往外伸了伸,手表露出来了,他赶快瞥一眼手腕上的表,已经快深夜一点钟了。就在这时,周一兰感觉到了,她说:“士贞,不早了……”周一兰把后面的话吞回去了。只觉得心里一阵慌乱,贾士贞站起来,伸出右手,周一兰双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两人谁也没有说话,不知过了多久,周一兰突然说:“士贞,你抱抱我,我……”贾士贞愣住了,头脑里一片空白,没有任何反应,周一兰又说,“士贞,你别担心,我没有别的意思,也没有过分的奢望,仅此而已,我不会……”
  突然贾士贞手机响了,他慌慌张张地取出手机:“喂……是贾部长吗?我是公安局鲁晓亮,对不起,这么晚了,还打搅了?”
  贾士贞焦急地问:“什么事?鲁局长。”
  “那个打孟瑶兰的男人被我们抓住了!”
  “是吗?太好了,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十二
  接完鲁晓亮的电话,贾士贞马上要走了,周一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两人之间的柔情已经荡然无存。周一兰要叫驾驶员送他,贾士贞坚决不肯,他的担心不言而喻。但是通过卫炳乾的事,贾士贞不得不提高警惕,俗语说,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在这关键时刻,他不得不倍加小心。周一兰一直把他送到宾馆门口,一辆的士正停在门口下客,贾士贞匆匆和周一兰握了一下手就上车了。
  宾馆离市公安局很近,出租车一加油,已经到了公安局门口,贾士贞下了车,只见鲁晓亮迎了上来。两人一边握着手,一边进了大门,鲁晓亮说:“那个人是十二点钟时在下臾抓到的,经过我们查实,他叫魏先民,三十岁,无业游民,但是无论怎么审问,他拒不交代为什么打孟瑶兰,他承认人是他打的,该怎么处置他都认了。反正没有打死人,充其量不过是拘留,没关系,拘留还有饭吃。”
  贾士贞说:“没别的办法?”
  鲁晓亮说:“看样子是个邪头,我分析是被人买通的。看他那样子和卫炳乾、孟瑶兰不可能有什么恩怨的。”
  “卫炳乾那里有什么消息没有?”贾士贞问。
  “还没有,现在有些情况比较复杂。”鲁晓亮说,“等一会我慢慢向你汇报。”
  见到那个男青年,他随即低下头,贾士贞注意一看,正是那天在市政府门口见到的那个打孟瑶兰的男人。在这一瞬间,贾士贞感觉到这个青年见到他突然变得胆怯起来。贾士贞走到他面前,说:“抬起头来,你不认识我了,想必你一定知道我了吧,我就是市委组织部新来的贾士贞。”
  男子不抬头,只是身体动了动,鲁晓亮说:“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费那么大力气把你请到这里来?”
  男子不说话,把头缩到脖里,贾士贞弯下腰,拍拍他头:“抬起头来,为什么不说话?”
  男子慢慢地抬起头,他仍然不敢正视贾士贞,半天才说:“该怎么处置,随便!”
  贾士贞说:“我想,你和卫炳乾、孟瑶兰之间不会有什么恩怨的,甚至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而是受了别人的指使,只要你说出来,也许我们会从宽处理你的。”
  男子双手抱着头,身体靠在墙上,贾士贞看看鲁晓亮低声说:“给他一支烟。”鲁晓亮抽出一支烟,推了推男子说:“年轻人,来,抽支烟。”
  男子抬起头,睁大那双疑惑的眼睛,看看鲁晓亮,又把目光停留在贾士贞身上。鲁晓亮把打火机递给他,男子点着了香烟,连吸了两口,又过了一会,吞吞吐吐地说:“我说了,你们可要保证我的安全!”
  鲁晓亮说:“这你放心,我可是市公安局长,不是和你开玩笑的。”
  “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回事,”男子大口抽着烟说,“一个星期前,我的一个小兄弟带着一个中年男子找到我,让我专门盯着一个女人,主要是不让这个女人进入市委大院,并让我认识那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那天我在市委大门口打的那个,他们每天给我二百元钱,我很高兴地答应了,每天二百块钱,一个月就是六千块。”
  “那个中年男子是谁?”贾士贞问。
  男子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他们不让我问。”
  鲁晓亮说:“我们相信你一回,那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们见一见你的那个小兄弟?”男子看看鲁晓亮,犹豫了半天说:“好吧!”随后贾士贞来到鲁晓亮办公室,鲁晓亮看看表,说:“贾部长,已经两点钟了,我简单地把卫炳乾的情况说一说,明天一早还要安排车子去省城取考试卷。”
  贾士贞看着表说:“鲁局长,取考试卷的事一定要派可靠的人。我们去的同志只负责带路,其他事都得听你安排,这次公选组织部的八名科长,看起来只是正科级干部,可是影响很大,也关系到以后整个干部人事制度的改革问题。所以万万不能出任何差错。”
  “贾部长,你就放一百个宽心吧!”鲁晓亮说:“社会上对你的议论很多,你这第一把火狠啊!从自己组织部内部开刀,先镇己,后镇人。好了,不说这个了,赶快说说,好睡觉,咱俩总不能熬通宵吧!”
  贾士贞看着表说:“熬就熬吧,反正咱俩都没有老婆管着,站着一个,躺下一条!”
  “据我们初步调查分析,”鲁晓亮的脸上突然间严峻起来,“卫炳乾的失踪与下臾县某些领导,以及桃花镇党委书记侯永文都有密切的关系。”
  贾士贞点着头,“噢,果然是这样,鲁局长。”贾士贞目光紧紧落在鲁晓亮身上,“这事要抓紧,要慎重,要严密。”
  回到宿舍,已经凌晨三点钟了,贾士贞躺到床上,仍然毫无睡意,想到刚才鲁晓亮的话,他觉得卫炳乾的事情背后一定站着某个势力强大的人。但是俗语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作为市委组织部长,只管干部的考察、选拔、任用,至于那些违法、违纪的事,应该由政法部门纪检部门去管。然而,对于卫炳乾的命运,贾士贞不知为什么,总是放心不下,想着想着,不知什么时候,他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快八点钟了。他惦记着去省城取考试卷的事,匆匆洗了把脸,早饭也没吃,就给鲁晓亮打电话,公安局的车子已经一切就绪,正等待出发命令。接完电话,贾士贞立即赶到市公安局,直到把这辆执行特别任务的警车送出大门,他才赶回办公室。
  贾士贞回到办公室,就给市邮政管理局洪局长打了电话,他希望在靠近市政府的邮局设立一个他的私人信箱。所有他的私人信件一律直接放他的信箱,不再由市委组织部转送,洪局长说这有何难的,这太容易了。贾士贞之所以这样做,正是因为卫炳乾给他的信居然不翼而飞,现在他还无法肯定是哪个环节上的问题,他只能先这样决定了再说。
  这时高兴明进来了,他把拟好的考场纪律文稿交给贾士贞,贾士贞一看,皱了皱眉头,看完稿子之后,说:“高副部长,这次考试是我们市委组织部组织的第一次公开选拔干部的文化考试,社会上,广大群众都在睁大眼睛看着我们,考场纪律一定要严格,否则就不公平了,就不是在同一起跑线上了,比如我们两人参加考试了,我作弊了,抄了书,或者带了字条,本来我们两人凭本领都可以考七十分,大家差不多,可是我抄了题,多得了二十分,那就是九十分,这就不公平嘛。所以不仅要坚决杜绝舞弊行为,而且对作弊者以及帮助作弊的人要坚决严肃处理,决不手软。
  随后贾士贞和高兴明带上公办公室的同志去了一中。
  看完考场,回到校长办公室,杨校长说监考老师按规定每个考场两名,都已经排好名单,贾士贞接过名单,看完后说:“杨校长,有关考试规定、考场纪律明天上午七点四十五在全体监考老师会议上宣布,有些话也许我考虑的是多余的,我们希望像对待高考那样严肃对待这次考试,请杨校长也向监考老师打声招呼,万一有人无视纪律,帮助考生作弊,处理起来那是相当严重的。”
  杨校长说:“贾部长,你放心吧,这些老师都是非常有经验老师,他们每年都参加高考监考,这些道理他们都懂。”
  贾士贞说:“杨校长,关于监考老师的分配问题,现在不急于定下来,这份名单给我吧,明天考试前,由我们来宣布,这样做,对你对他们本人都有好处,也避免个别考生通过关系找到监考老师,人情嘛!这并不是我多心,还是想得周到点。”
  贾士贞这样一讲,杨校长也就无话可说了,他想到有几个考生找过他,而他已经给监考老师打过招呼了。贾部长分明是对他们不相信,肯定会把他们排好的名单打乱。对这样的成人考试,提前向监考老师打招呼,过去是常有的事,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市委组织部长如此细心。
  贾士贞刚出了一中大门,就接到周一兰的电话,贾士贞看看周围没人,说:“好吧,中午你在房间等我,我来送你。”
  周一兰说:“不,士贞,我知道你很忙,不用你送了,我马上就回去了,我还有很多话要对你说,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一兰,”贾士贞压低声音,心里似乎有一种情感在往上升,“一兰,一定会有机会的,任何人的事业都会从高峰落入低谷的,我并没有把权力看得很重,所以我要干的事从没有把个人利益放进去。你知道江苏省宿迁市有一位最富争议的市委书记仇和吗?他的改革和他激进改革的手段,尽管引来了许许多多争议,褒贬不一,但是他的许多做法却是值得颂扬的。早在一九九八年,他在全国首创干部任前公示制,就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的肯定,随后中组部派了调研组来到该县进行调研,中央领导同志在中组部的调研报告上做了长篇批示,把干部任前公示写进中共中央干部任免条例中去。我在想,为什么全国那么多省、市、县委组织部长,那么多搞干部工作的同志都没有想到这样做是干部人事制度的一大改革呢?仇和是一位具有独特思维方式的改革家,一个无私无畏的领导干部,我远不及他。”
  “士贞,对不起,我知道你已经走火入魔了,我能理解你,可是西臾那么多干部能理解你吗?”周一兰说,“目前的干部体制下产生的干部必然带着许许多多权力的色彩,一旦让干部都像商品一样,进入市场,恐怕阻力太大了。好了,我不够资格和你讨论这样重大而严肃的问题。再见!”
  贾士贞关掉手机,愣在那里,半天不知其所以然。他在责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走火入魔了吗?自己身为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和这样一个女人谈如此重大的话题干什么呢?可是他又想,目前,他的这些想法又对谁说呢?对市委常委说,当然不行。谁听他的空洞理论,对市委组织部的同志说,当然可以,他可以把全体同志集中起来,说上两个小时,他们不听也得听,可是那样起什么作用,他们会真心拥护他吗?说不定心里有一股抵触情绪。可他又想,难道周一兰是他情绪发泄的对象吗?贾士贞是一个刚刚荣升为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年轻人,他拥有一个市提拔干部的权力。然而,他同样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他需要有人理解他,他同样需要情,需要爱。
  阳光灿烂,影留脚下。贾士贞怀着复杂而矛盾的心情匆匆地赶着路。
  周一兰,他心目中的女人,他曾经对她有过种种猜测,有过许多怜悯,有过许多幻想,有过许多假设。她毕竟是一个年轻漂亮,让男人留恋的女人。